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第一书记许淇:从干部到“管家” 他饱含一腔赤诚

杨 盛 2019-08-13 09:08 南宁云—南宁日报  

深山里的“土书记”,好样的! 

许淇(中)和村民在种植辣椒。 记者杨盛 摄

“许书记,今晚来我家‘跟搂’(方言‘喝酒’)啊。”在进屯入户的路上,又有群众热情地用土话向驻村第一书记许淇打招呼,许淇也笑着用土话回应,大伙儿都说这样的书记够“土”,接地气。

“这一年多,许书记吃住在村,为大伙儿的事操碎了心——种植辣椒丰收了,还想着引进工厂做深加工,把效益提高;村里各户自养猪牛,又引导大家成立合作社,抱团发展;哪家有困难,需要帮助,他会亲力亲为。咱们深山里的第一书记,好样的!”

村民交口称赞的第一书记叫许淇,是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派驻隆安县都结乡普权村第一书记。

从市民变村民 他怀揣一颗为民心

2018年初,南宁市直机关开始选派新一轮驻村第一书记。刚刚从乡镇政府来到市人大机关工作两年的许淇主动向单位领导请缨,要到扶贫一线工作。不少同事和亲友都不理解:“你刚做了两年市民,怎么又回村里吃苦?”

“能到脱贫攻坚一线贡献力量,我感到光荣。”许淇笑着说。曾经在基层工作5年的许淇接触过不少困难群众,“看见他们生活贫困,我很想做点什么。”当机会来临,许淇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当年3月底,许淇被单位选派为第一书记。到村里上任的前一周,他刚刚成婚。从市民眨眼又变回了村民,这次他被派驻的贫困村正好是老家附近——隆安县都结乡普权村。

都结乡是深度贫困乡,而普权村是全乡最偏远的村,距离乡政府驻地有21公里。许淇仍记得,到村里报到的那天,初春的雨淅淅沥沥,汽车沿着村道七盘八绕,“目光所及都是连片的石山,以及零星点缀在山间的小块旱地,看不到一条河流。”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让许淇的心情异常沉重,“这么多山的地方,脱贫肯定是村民最急切的需求。”在村委,村干们得知许淇是都结乡人,高兴地说:“许书记是我们当地人,沟通起来完全没有问题,我们对脱贫更有信心了。”

听到熟悉的乡音,看到乡亲们满怀期待的目光,许淇暗暗下了决心,“要对得起家乡父老的信任,自己这个‘土书记’一定要带领普权村摘掉贫困的帽子。”

从荒地到宝地 他拥有一幅“产业图”

想要脱贫,产业先行。许淇和村委经过走访调研,决定在村里推广辣椒种植。根据项目方案,普权村将与辣椒加工企业合作,农户负责种植辣椒,企业负责保价收购,预期收益将是种植玉米的3倍以上。然而宣传发动工作就遇到了难题。

普权村一直以种植玉米为主,玉米不仅是当地村民的主要口粮,也是畜禽养殖的主要饲料。在向村民推广辣椒种植的过程中,许淇听到最多的质疑是:“不种玉米种辣椒,人能吃啥?”他的苦口婆心解释并不管用,村民们说,前些年他们种过百香果、穿心莲,却没人来收,只能堆在地头眼睁睁看着烂掉,还是种玉米可靠。

“种辣椒是与企业合作,保价收购,而且辣椒的市场一直比较稳定,不愁卖不出……”那一个月里,许淇走村入户,耐心劝说,终于有30多户村民同意种植辣椒。产业发展有了好的苗头,许淇也看到了希望。

辣椒苗哪里来?许淇多方奔走,联系了天等县一家公司,给村里拉来了50000棵辣椒苗;每到圩日,许淇还跑到乡里的农贸市场,自掏腰包买下30000多棵辣椒苗,农贸市场的商贩打趣地说:“普权村的‘辣椒苗书记’又来了。”

在动员村民种植辣椒的同时,许淇也在谋划建设连片的辣椒产业基地,“产业只有形成规模才有活力。”他用两个晚上组织召开村民大会,让大家达成共识:采取由各户统一连片种植辣椒、自行管理的模式,村民合作社出资建设基地生产道路,抱团发展闯市场。

日前,记者在普权村辣椒基地看到许淇正和村民们播种新一茬的辣椒苗,村民冯桂深说:“自从第一书记来了之后,我们通过种植辣椒实现了增收。”

今年以来,更多的村民加入产业基地种植辣椒,普权村的辣椒产业基地初现雏形。目前,普权村辣椒种植面积由原来的2亩扩大到50多亩,种植户人均纯收入比往年增加了30%至50%不等。

从干部到“管家” 他饱含一腔赤诚

在普权村村民眼里,许淇是个什么都管的“管家”:村小学的乒乓球台坏了,他找来两张新的;残疾贫困户冯耀针没米吃了,他隔三差五扛来两袋米;卜郁屯有牛病死了,他找保险公司、兽医站防疫员来处理。一年多来,“有事就找第一书记”成了村民的习惯。

2018年9月,台风“山竹”过境,一场暴雨过后,正忙着统计灾情的许淇接到坡诺屯贫困户农月深的电话,她家的牛棚被水淹了,牛快被淹死了。许淇立即和村干赶到现场,发现此时的牛棚积水已达近1米,水面漂浮着牛粪和树叶,顾不得多想,许淇蹚进脏水将牛牵出来,再利用虹吸原理将积水排完。“咱们的第一书记不怕苦不怕累,还特别有本事。”村民们称赞。

饱含着对家乡脱贫攻坚工作的一腔赤诚,2018年,在许淇的带领下,普权村获得村级集体经济收入4万元,61户230人摘掉穷帽,贫困发生率从2016年初的28%降到2.7%。去年底,普权村顺利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

从脱贫摘帽的那天起,陆陆续续有村民问:“许书记,是不是我们村脱贫了你就要回城工作?你可不能那么快就回去啊,我们都舍不得你呢。”

“我还不能回去,咱们村只是脱贫,下一步还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脱贫只是起点,我要带你们富起来。”许淇的回答让村民们安了心。

普权村的村路上,每天依然会有村民用土话向他们的“土书记”打招呼,而这位“土书记”依然在为实现这个承诺努力奔走,为村子更好的明天奔走。(记者 杨 盛)

6

深山里的“土书记”,好样的! 

许淇(中)和村民在种植辣椒。 记者杨盛 摄

“许书记,今晚来我家‘跟搂’(方言‘喝酒’)啊。”在进屯入户的路上,又有群众热情地用土话向驻村第一书记许淇打招呼,许淇也笑着用土话回应,大伙儿都说这样的书记够“土”,接地气。

“这一年多,许书记吃住在村,为大伙儿的事操碎了心——种植辣椒丰收了,还想着引进工厂做深加工,把效益提高;村里各户自养猪牛,又引导大家成立合作社,抱团发展;哪家有困难,需要帮助,他会亲力亲为。咱们深山里的第一书记,好样的!”

村民交口称赞的第一书记叫许淇,是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派驻隆安县都结乡普权村第一书记。

从市民变村民 他怀揣一颗为民心

2018年初,南宁市直机关开始选派新一轮驻村第一书记。刚刚从乡镇政府来到市人大机关工作两年的许淇主动向单位领导请缨,要到扶贫一线工作。不少同事和亲友都不理解:“你刚做了两年市民,怎么又回村里吃苦?”

“能到脱贫攻坚一线贡献力量,我感到光荣。”许淇笑着说。曾经在基层工作5年的许淇接触过不少困难群众,“看见他们生活贫困,我很想做点什么。”当机会来临,许淇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当年3月底,许淇被单位选派为第一书记。到村里上任的前一周,他刚刚成婚。从市民眨眼又变回了村民,这次他被派驻的贫困村正好是老家附近——隆安县都结乡普权村。

都结乡是深度贫困乡,而普权村是全乡最偏远的村,距离乡政府驻地有21公里。许淇仍记得,到村里报到的那天,初春的雨淅淅沥沥,汽车沿着村道七盘八绕,“目光所及都是连片的石山,以及零星点缀在山间的小块旱地,看不到一条河流。”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让许淇的心情异常沉重,“这么多山的地方,脱贫肯定是村民最急切的需求。”在村委,村干们得知许淇是都结乡人,高兴地说:“许书记是我们当地人,沟通起来完全没有问题,我们对脱贫更有信心了。”

听到熟悉的乡音,看到乡亲们满怀期待的目光,许淇暗暗下了决心,“要对得起家乡父老的信任,自己这个‘土书记’一定要带领普权村摘掉贫困的帽子。”

从荒地到宝地 他拥有一幅“产业图”

想要脱贫,产业先行。许淇和村委经过走访调研,决定在村里推广辣椒种植。根据项目方案,普权村将与辣椒加工企业合作,农户负责种植辣椒,企业负责保价收购,预期收益将是种植玉米的3倍以上。然而宣传发动工作就遇到了难题。

普权村一直以种植玉米为主,玉米不仅是当地村民的主要口粮,也是畜禽养殖的主要饲料。在向村民推广辣椒种植的过程中,许淇听到最多的质疑是:“不种玉米种辣椒,人能吃啥?”他的苦口婆心解释并不管用,村民们说,前些年他们种过百香果、穿心莲,却没人来收,只能堆在地头眼睁睁看着烂掉,还是种玉米可靠。

“种辣椒是与企业合作,保价收购,而且辣椒的市场一直比较稳定,不愁卖不出……”那一个月里,许淇走村入户,耐心劝说,终于有30多户村民同意种植辣椒。产业发展有了好的苗头,许淇也看到了希望。

辣椒苗哪里来?许淇多方奔走,联系了天等县一家公司,给村里拉来了50000棵辣椒苗;每到圩日,许淇还跑到乡里的农贸市场,自掏腰包买下30000多棵辣椒苗,农贸市场的商贩打趣地说:“普权村的‘辣椒苗书记’又来了。”

在动员村民种植辣椒的同时,许淇也在谋划建设连片的辣椒产业基地,“产业只有形成规模才有活力。”他用两个晚上组织召开村民大会,让大家达成共识:采取由各户统一连片种植辣椒、自行管理的模式,村民合作社出资建设基地生产道路,抱团发展闯市场。

日前,记者在普权村辣椒基地看到许淇正和村民们播种新一茬的辣椒苗,村民冯桂深说:“自从第一书记来了之后,我们通过种植辣椒实现了增收。”

今年以来,更多的村民加入产业基地种植辣椒,普权村的辣椒产业基地初现雏形。目前,普权村辣椒种植面积由原来的2亩扩大到50多亩,种植户人均纯收入比往年增加了30%至50%不等。

从干部到“管家” 他饱含一腔赤诚

在普权村村民眼里,许淇是个什么都管的“管家”:村小学的乒乓球台坏了,他找来两张新的;残疾贫困户冯耀针没米吃了,他隔三差五扛来两袋米;卜郁屯有牛病死了,他找保险公司、兽医站防疫员来处理。一年多来,“有事就找第一书记”成了村民的习惯。

2018年9月,台风“山竹”过境,一场暴雨过后,正忙着统计灾情的许淇接到坡诺屯贫困户农月深的电话,她家的牛棚被水淹了,牛快被淹死了。许淇立即和村干赶到现场,发现此时的牛棚积水已达近1米,水面漂浮着牛粪和树叶,顾不得多想,许淇蹚进脏水将牛牵出来,再利用虹吸原理将积水排完。“咱们的第一书记不怕苦不怕累,还特别有本事。”村民们称赞。

饱含着对家乡脱贫攻坚工作的一腔赤诚,2018年,在许淇的带领下,普权村获得村级集体经济收入4万元,61户230人摘掉穷帽,贫困发生率从2016年初的28%降到2.7%。去年底,普权村顺利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

从脱贫摘帽的那天起,陆陆续续有村民问:“许书记,是不是我们村脱贫了你就要回城工作?你可不能那么快就回去啊,我们都舍不得你呢。”

“我还不能回去,咱们村只是脱贫,下一步还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脱贫只是起点,我要带你们富起来。”许淇的回答让村民们安了心。

普权村的村路上,每天依然会有村民用土话向他们的“土书记”打招呼,而这位“土书记”依然在为实现这个承诺努力奔走,为村子更好的明天奔走。(记者 杨 盛)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